香港HACCP認證 香港食品安全中心在食物環境衛生署下單獨設置 发布时间: 2020-03-28 11:18 点击:
香港HACCP認證 香港食品安全中心在食物環境衛生署下單獨設置
香港食品安全中心在食物環境衛生署下單獨設置,專門負責食物監察、管制、風險評估等事宜。食物安全專員下設有三個部門,分別為:食物監察及管制科,負責監督食物的進出口、所有食物方面的事故、聯系國際食物機構、制定相應的預防措施以及對輸入食物進行化學檢測,等等;風險評估及傳達科,負責進行風險分析,其中包括風險評估、風險管理和風險傳達三個方面,從而為監管提供科學的依據;食物安全中心行政科,負責監督食物安全中心的行政支援服務,包括辦公地方、人事及編輯、財務及會計,等等。當然,從人員的分布來看,大部分工作人員都分散在各個管轄區域,具體負責這些區域在食品安全方面的監管工作。
比較來看,中國內地的食品安全監管機制並非采取香港的模式。《食品安全法》第四條規定,國務院質量監督、工商行政管理和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依照本法和國務院規定的職責,分別對食品生產、食品流通、餐飲服務活動實施監督管理。第五條規定,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統一負責、領導、組織、協調本行政區域的食品安全監督管理工作,建立健全食品安全全程監督管理的工作機制;統一領導、指揮食品安全突發事件應對工作;完善、落實食品安全監督管理責任制,對食品安全監督管理部門進行評議、考核。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照本法和國務院的規定確定本級衛生行政、農業行政、質量監督、工商行政管理、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的食品安全監督管理職責。有關部門在各自職責範圍內負責本行政區域的食品安全監督管理工作。上級人民政府所屬部門在下級行政區域設置的機構應當在所在地人民政府的統一組織、協調下,依法做好食品安全監督管理工作。第六條規定,縣級以上衛生行政、農業行政、質量監督、工商行政管理、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應當加強溝通、密切配合,按照各自職責分工,依法行使職權,承擔責任。由此可見,內地采行的是一種“各管一塊、統一協調”的監管模式。雖然這種監管模式在文本邏輯上具有自洽性,即在法律規範上各個政府部門應該在各自管轄的職權範圍履行監管職責,從而防範食物安全方面的問題,但在現實中則容易出現多頭與重復執法,或責任推卸而致使出現監管真空等情形。比如,雖然現實中某企業可能存在食品安全方面的問題,但在未建成責任政府的情境下,如果諸多部門履行監管職責,可能由此並不會帶來實際的部門利益,那麽,由於“各管一塊”並不要求其中某個政府部門對整個安全監管負責,這便容易淪落為“怠工履行”的情形,從而出現監管上的真空。相反,如果履行監管職責會給政府部門帶來巨大的部門利益,那麽“各管一塊”又會誘使各個監管部門積極介入乃至擴展至對整個食物安全性問題的監管,進而又容易出現重復執法、多頭監管等混亂情形。比如《食品安全法》第三十一條規定,“縣級以上質量監督、工商行政管理、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必要時可以對申請人的生產經營場所進行現場核查”,對此,很容易出現在某些情形下,諸多監管部門都認為有“必要”,而在有的情形中,可能這些部門均認為沒有“必要”的迥異情形。
當然,在目前內地的監管體制下,各類產品在經過生產前的諸多監督環節之後,如許可審查、資質認可、質量標準認定等,再進入到市場流通環節,產品所具有的食物安全性問題往往都具有一定的隱蔽性和復雜性。所謂隱蔽性,即其中的安全性問題一般不易為消費者所直接覺察,而只有經過一段時間的消費之後,才會慢慢地凸現出來。如社會中出現的毒奶粉等事件即是如此。而所謂復雜性,即經過諸多過濾後進入流通環節的產品所內含的安全性問題往往兼具化學性、生物性等諸多特征,進而所涉及的監管職權往往不限於其中一個監管部門,而是多個監管部門。對此,香港單獨設置的食物安全監管機制可以從容以對,但是在“各管一塊”的監管模式下,安全監管會在制度上邏輯上會出現一種悖論,因為在安全性問題被引發之前,由於其中的問題具有隱蔽性和復雜性,一時尚難以分辨出其中問題所具體涉及的監管領域,由此,除非有特殊情形,各個監管部門一般會怠於監管,難以積極介入。因為在問題尚未被診斷的情形下,一旦積極介入監管,很有可能會出現徒勞而無功的“越權”或“無權”監管情形。當然,由於發生了食品安全方面的重大事故從而將問題爆發出來之後,那麽各個監管職能部門當然會在各自的職權範圍內積極介入監管、履行應盡的職責。可見,“各管一塊”的監管模式一般難以發揮事前預防或積極介入的監管效果,而往往扮演了事後追究責任的功能角色。同樣,這種模式下的“統一協調”也往往都體現在事後監管以及責任追究的過程當中。
香港HACCP 香港HACCP認證 香港ISO22000 香港ISO22000認證 香港食品安全管理體系 香港食品安全管理體系認證 香港認證公司 香港認證機構 香港認證咨詢公司